白日焰火

希望你们都能成长为怀揣梦想立派的大人

源信】一哥和寻妹的日常

男友力MAX的源哥(๑•̀ㅂ•́)و✧x软萌的寻妹(´ฅ•ω•ฅ`)
太久没有写东西的小学生水平_(:з」∠) _
没什么实际内容的非常短的短片_(:з」∠) _
很早之前写的开头w填坑的时候其实也很不懂自己_(:з」∠) _
软萌的寻妹和炫酷的一哥就当对狗的回忆看看吧(ό‿ὸ)ノ
有错字或者前后矛盾请指正٩(๑•̀ω•́๑)و
谢谢( ´͈ ᵕ `͈ )◞♡


罗庭信双脚分开以一个非常少女的姿势正面跨坐在王源身上,王源靠着沙发一只手拿着台本,一只手扶在他的腰上。
“王源你敢不敢自己好好背下台本?”
“我在好好背啊。”
“那你手敢不敢不要往下移?待会录节目背不住看主页君不打死你。”罗庭信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个抬手打人的动作,刚扬起手却马上被抓过去亲了一口。
“就主页君,连新来的练习生都对付不了还想打你源哥我,根本不可能的好吗。”
王源把台本随手一扔,把腿上的人一下子拉倒怀里。本来还有一点距离的罗庭信现在正正的坐在他怀里,呼吸也因为越缩越短的距离交织在一起。
“王源你要干嘛?突然这样吓死我了,你也不怕你小队长看见了削你。”
王俊凯领着年纪小的师弟在棚里录VCR,安静的化妆间让王源露出了一副有本事你咬我的表情。罗庭信看着他的嘟着的嘴不经笑出了声,上手就冲王源脸上去,把他扯得直皱眉。
“怕什么大家不都习惯了么,一哥背台本太累了需要休息。”王源逃出了他的魔抓,靠在他的肩膀上,说话带来的震动和喷在脖子上的热气让罗庭信痒的不行,想要伸手去推那个佯装着眯起眼睛的人。
“就三分钟三分钟,寻妹妹你最好了。”
罗庭信没有办法拒绝那个因为撒娇变得柔软的声线,只得回答道:“行你说的啊,你寻哥就让你靠三分钟。”
王源真的生的很好看,闭起眼睛来时睫毛显得越发浓密,甚至在脸上透下一片阴影。说真的罗庭信一直想不通为什么王源喜欢他,本来以为他只是喜欢自己扮成女生的样子,没想到他在说明心意之后,不管什么场合一见面就黏人的不行。
王源安静了半分钟,就在罗庭信以为他真的是要休息的时候,就又被往怀里紧了紧。罗庭信感觉到自己的裆部紧紧的卡在王源腰上,那人也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他。
“你要干嘛?少侠有话好说。”他想把王源推开一点,却因为两人身体贴的太近完全无从下手。
“你说谁是信哥呢?”
不得不承认王源眼睛里真的有星星,即使故作冷漠也完全不影响那双眼睛的杀伤力,被那样盯了一会罗庭信就放弃了自我。“我…我说小狗行了吧,你能不能稍微松下手?这样难受。”
“哈哈哈哈寻妹你简直太逗,这样黑自己你也是蛮拼的。”
“呵呵,你开心就好。”
“你难受你下来呗,源哥的大腿给你枕。”王源说这还冲他挑了下眉。
“王源同学首先你得先放手让我下来,其次我干嘛要枕你大腿,最重要的是你休息好了麻烦继续背台本好吗?”
王源根本不理会他说的话,翘起了嘴角继续盯着说话的罗庭信。罗庭信背盯的发毛后知后觉的闭上了嘴,尝试躲开王源的目光。可能是王源的眼神太深情也可能是离得太近,罗庭信的脸迅速的红了起来连带着心跳也跟着攀高。
“咳…你…”罗庭信尝试说点什么打破这个僵局,但显然始作俑者不希望他破坏现在的气氛,往前一倾轻轻的贴上罗庭信的嘴逼他禁了声。
明明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却把罗庭信惹的乱了阵脚,挣扎的想站起来。王源虽然看上去瘦拜得篮球所赐其实力气不小,罗庭信非但没有挣脱他的束缚,反而加剧了两个人身体的摩擦。
青春的活力哪经得住这样的撩拨,没一会两个人就喘着粗气胡乱的亲吻开来。一开始的姿势让王源接下来的动作容易了许多,他开始尝试着想要脱掉罗庭信的上衣,却被狠狠的掐了一把。王源报复性的顶了罗庭信一下,吓得罗庭信一瞬间从他怀里窜了出去。
“你想干嘛呀,马上就要录节目了。”
“我知道谁让你撩我,你现在让我怎么办?”王源说着低了低头示意他看自己起了反应的地方。
“我…我怎么知道,让你不好好背词,自己作的我管你。”罗庭信刚才也被撩的不行,没有得到的不满也让他的语气强硬了一点。
其实王源也知道他并不好受,安慰似的伸手去拉罗庭信的手臂。
“那不然你先出去,我自己背吧。”
“王源我真的好烦你啊。”罗庭信也不是真的恼倒是一种嫌弃的语气,说着就打算拿东西走人,王源却没有放开手。
“那我好好背台本,录完节目我要奖励。”
“奖励你个头,这本来就没我什么事我跟你说。”
“寻妹你最好了,好不好嘛。”王源说着拉着他的手晃了起来。
罗庭信拿他没有办法,眼看快要录节目了,这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只能草草的答应了下来:“好了好了,那你赶紧背我先出去,我们录完再说。”
“不行,你先说好。”
面对着耍赖的王源,罗庭信感到非常的力不从心。
“行行行,你好好录,今天我留在公司行了吧。”
“寻妹你最好了,来一哥奖励你。”王源说着站起身来使劲的在他脸上亲了两口,罗庭信一害羞把王源一把推回了沙发上,转身就跑出了化妆间。王源也没有追出去,安静的背起了台本,毕竟好好录节目才能要到奖励不是。

王源生贺【源远星球】
翻唱:南城驿北
填词:梓童
后期:凝凝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fc/14727719

小王子

其实这首歌很早之前就写好了,因为一直没有曲子所以一直没放出来,源源儿的生日就当生贺的第一弹发出来好了。

在打算给源源写歌的那段时间刚好在重温《小王子》,所以这样这首歌就诞生了。

生日快乐我的小王子

-小王子-


小时候的涂鸦手表时间不会动
彩色铅笔轻易就能涂满的彩虹
谁住在风筝最远的那一头
金色的麦田种下不会再见的梦
竹蜻蜓飞上了天空
我在地上抬头
看见晴空白云像笑容
想也许夜里会有星空

钢筋水泥搭建的怪兽
遮住了天空
谁还记得小王子曾对狐狸说过
我的玫瑰花只有一朵
谎言最终改变了生活
请你不要忘记我
金色的光在脚边闪过
蛇肚子里是大象
那帽子里的又是什么
只有一只绵羊的幸福生活

匆匆忙忙人心的悸动
苍老的面容
谁还记得小王子去过的角落
猴面包树滋长满溢的星球
统治着只有自己的王国
遗忘只是为了遗忘算蹉跎
一盏孤灯填不满的空洞
计算着永远完结不了的结果
再大的河再远的漠终究没走过

你好地球
那个声音是谁在说
斑鸠在麦浪里好不快活

你好斑鸠
我的玫瑰花只有一朵
有只羊保护它不被吞没

你好小羊
箱子里的夜晚多么漫长
旅人又迈开脚向前探索

你好旅人
路上请为我找找太阳的窩
四十七次余晖不算太多

你好夕阳
我和我的玫瑰和你一起度过



在我的眼里源源和小王子真的很像,源源好像有着一个属于自己的宇宙,一个总是充满快乐没有玫瑰花但是可能有嘟嘟的星球。源源儿总是翘着嘴角蹦蹦跳跳的好像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但其实对很多东西又有着意想不到的深刻认识,懂得世故又有幸不被世故所困。对周围的人总是很温柔,偶尔的一点孩子气,总是能让我联想到固执的想要一只小羊的小王子。

K远】好久不见


cp:k远 karry*马思远
重发www
很久之前的文了_(:з」∠) _写的略渣请见谅

九月份正值大学新生入学的日子,马思远拖着行李箱在校门口一边发呆一边等天宇文,在初中毕业以后他们因为学校不同,都只是在假期偶尔聚一聚,这次能考到同一所大学也让两人兴奋了好久。
在马思远掏出手机要给宇文打电话的时候,就看见远处拎着大包小包飞奔过来的人。
“马思远,累死我了,来来来你帮我拿下这个,我喘口气。”宇文一点没在客气,说着就把手上的包塞给马思远,顺便在把自己一条的挂在马思远身上大口的喘着气。
“你快从我身上起开,大热天的离我远点。”
被推开的人一脸不甘心的抱怨道:“马思远只不过是高中没有同窗你就对我这么冷淡,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什么冷淡不冷淡的,学校门口呢注意点影响。”
“马思远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这叫始乱终弃你知不知道?”
听着宇文又在乱用成语,马思远觉得如果有后期的话自己脸上一定画着三条黑线。“你小学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啊?乱用成语的习惯也不改一改。”
“我小学不跟你一个班吗,你语文也是体育老师教的啊。”
“算了我不和你说了,快点吧不然一会人更多。”马思远也不说着就往校园里走。
“来了来了,你走慢点啊。 ”
大学注册总的效率还是可以的,除去那拥挤的人群和四个人的宿舍以外,马思远觉得这样的大学生活真的很好。
和天宇文一起报道的好处就是两个人可以在一间宿舍,毕竟到了新的环境有个“自己人”还是很必要的。
“二文你说我们的新室友会是什么样的人?”
“这我哪会知道,我又不是先知,马思远你搬完了倒是快过来帮我啊。”
“来啦。”马思远一边把行李箱提进宿舍一边对外面喊道。
他们的宿舍被排三楼三零二,四个人一间上下铺带一个卫生间,十二点准时关门,唯一的优点大概只有二十四小时供应的热水和无限网。
搬完东西的马思远坐在上铺的床板上,细得不像话的腿打着晃,天宇文觉得他那两条白乎乎的腿只要不说准看不出来是个男生的腿,连毛都没有这怎么对得起他平时在篮球场上的英姿,还好意思穿短裤晃个什么劲儿啊,这不是在叫人往上头啃一口吗?
宇文这么想这也确实这么做了,反正都是兄弟大不了让他咬回来就好。
“宇文你怎么怎么慢啊,你呢大包小包带的都是什…啊…操天宇文你属狗的啊,干嘛咬人啊。”
“我不就看你在那一直晃悠,那么白说不定是好吃的呢?”
“吃吃吃,你是饿坏了吧你,还吃人啊?”
宇文完全没在客气,马思远看着自己腿上的牙印,伸腿去踹那个脸上写着我吃到了怪东西的人。
“你躲什么躲?才几天没见胆子就那么大了?”
“我这不都说了没忍住吗,大不了你也咬我一口啊。”
“没忍住什么叫没忍住?天宇文你到底想干嘛?你不会是暗恋我吧?那么多年我居然都没发现。”
“我去,马思远你什么逻辑谁说是个男的…啊呸,是个弯的…也不对,反正我不可能暗恋你的。”
马思远的长相到了高中就越来越惊人,一种难以描述的清秀和帅气加上像是带着星光的眼睛,笑起来时嘴角好看的弧度。这在男校那种充斥这青春期雄性荷尔蒙的地方简直如同一泓清泉。
想到这里宇文就释怀了,男校嘛也是可以理解的不是?还有马班长在高中的交友情况至今还是个谜,根本看不透啊。根据隔壁女校的各种消息,那扑朔迷离的程度都能写一部年度大戏了,总结一句就是马班长应该是喜欢男孩子的…吧?
“抱歉,打扰一下这里是三零二吗?”
马思远正准备跳下床和宇文开战的动作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只得坐回床上看着说话的人。
来人拖着两个箱子,穿着牛仔裤配黑背心,露出的精壮的双臂…有点帅啊,马思远一边想着一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人比人还能不能好了。
“我应该走对了吧?”门口的人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只得又问了一遍,一股子带着京味的普通话煞是好听。
看马班长不开口宇文只好忙把话接过来:“那个同学就是这了进来吧,站在门口多不好意思呀,这边的床归我们了那边的你看着挑吧,我是天宇文上铺坐着发呆的那个是马思远。”
“你才在发呆呢,我那是在思考人生好吗?新室友你好啊,我是马思远那个很二的生物就你旁边那个是二文,既然一个宿舍以后就是兄弟了还请多多关照。”马思远跳下床要去和新室友握手。
“我叫Jackson,中文名是易烊千玺。今年刚从美国回来。”说完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顺便在和马思远握完手之后给了他一个拥抱。“既然都说是兄弟了别那么见外嘛。”
“喂喂喂,男男授受不亲啊。我刚刚和马班长亲密互动都被骂了,你新来的别这样好吗。”天宇文心里已经认定了自家班长喜欢男生,那还不得保护好别被糟蹋了,国外思想那么开放,谁知道那个新室友抱那么一下有何居心。
“天宇文你说话过脑子吗?什么叫男男授受不亲?你一天都在想些什么啊?还有你那好意思叫亲密互动,上口直接咬啊,看我腿上都被你咬出印子来了。”马思远本想和宇文继续战斗,但怕吓到新室友也不好动作。毕竟刚刚认识可不能给人家留下个不好的印象。
“那个新室友以后就叫你千玺了成不,我和宇文原来就认识所以闹起来比较收不住,还有你要有什么要帮忙的直接说就好,千万不要客气。”
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和室友做了个心灵的交流,没一会下来三个人就成为了能一起玩耍的小伙伴。马思远知道了新来的易烊千玺其实姓易,在北京长大之后去美国读了几年书,中文英文都说的可溜了,还会跳舞家里又有钱完全是男神的标准配置啊。又来个男神真是的,马思远意识到自己想得太多了,马上收了思绪决定出去透透气。
而宇文此时脑内完全脑补出了一出狗血剧,论海外归国的高富帅和最迷人班长马思远的爱恨情仇,还有那个高富帅动不动就盯着马思远看,马思远还什么都不知道笑的那叫一个灿烂,班长那么小白让为娘的担心啊,不对我怎么是为娘的…
“天宇文你又在想些什么啊?”马思远说着往天宇文的头上巴了一把。“你在听我说话吗?我说要出去转转你要不要什么吃的?”
“我什么都吃,你看着带就好。”
“就知道你个吃货,那你们就等着我带吃的回来吧。”马思远说着一蹦一跳的就出了宿舍。
见马思远走了宇文拉着千玺讲马班长童年“趣事”,顺道打探一下他对马思远到底有没有意思。就在两个人聊的如火如荼的时候,最后一个室友拖着行李,抬手在宿舍门上敲了两下便走了进来。
这酷炫狂霸拽的室友随便敲了下门就进来真的好么?天宇文正打算吐槽,抬头看了眼走进来的人.天哪,宇文好后悔自己抬了头,这个腿长和颜值一样不科学的人,不就是当年呢个不告而别的Karry男神吗?这是剧本拿错了吧?这样的突发状况完全不在接受范围内啊.
要问Karry是谁,这就得追溯到马班长和宇文的中学时期.从美国转回来的八年级学长,成绩好长得帅,被隔壁女校誉为最温柔班长奖的最有力竞争者.想当年他和马思远每个星期几乎都会来一出吵架载再和好的戏码.宇文有一段时间甚至觉得自家班长背着自己和男神在谈恋爱,就在他准备找时间和他们谈谈人生的时候,Karry就走了只留下了一封字有点丑的信.马思远哭得那叫一个难过啊,以至于后来Karry在他们之间成为了一个不约而同避开的暗礁,宇文就连隔壁女校的Karry学长FB搬运都只敢暗搓搓的自己看.
天宇文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啊,Karry又不主动打招呼,难道要他上去说你就是当年那个不辞而别弄哭我发小的Karry么,或者直接上去叫男神?不能就这样等到马思远会来吧.
宇文实在没招只好用手肘碰碰在他旁边的千玺,还好千玺也算个聪明人非常机智的领会到了他的意思,等马班长买吃的回来给你加鸡腿.
“你好,我叫Jackson你也可以叫我易烊千玺,我刚刚从美国回来所以中文可能不是特别好.我旁边的是天宇文我们宿舍还有一个叫马思远出去买吃的了一会就回来.”
宇文发誓Karry在听到他们的名字,不对,准确的说是马思远的名字的时候表情微妙的像是刷满了弹幕一样.哈哈哈哈不知道说什么了吧,让你一体验一下我刚刚的同款感受.
就在宇文思考男神是先和自己认亲呢还是先自我介绍的时候就听到Karry问:“你说的马思远是不是皮肤很白长得很好看的那个男生?”
宇文千算万算也没想到男神第一句话居然问的是马班长,作为作死小分队的队长宇文立刻伸手搂上了男神的脖子用一种你怎么能始乱终弃的语气问道: “男神你难道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天宇文啊.”
“哦,宇文你好,刚刚没认出来.所以他说的马思远就是我认识的那个马思远咯?”
“没关系的男神,是的男神.”
“那他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
“他去买吃的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同学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呢.”就在宇文打算回答男神的问题顺便要两张和男神的合照去朋友圈秀一秀的时候,刚刚被忽略的千玺同学居然抢在他前面回答了男神的问题,喂喂你不要想了那是我的男神,从初中起就是了啊喂.
“抱歉,我叫Karry我也是刚从美国回来的,易…Jackson等晚一点再聊.我先出去了,你们千万不要告诉马思远你们看见了我,我一会自己和他说.”Karry说着就要拿着行李箱走人.
“宇文出来帮我一下,这个果汁好重啊.”
“马思远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是老让大人帮忙啊?”哈哈哈班长说来就来,男神看你往哪里跑.
Karry听见马思远的声音明显楞住了,随后迅速的坐回床上开始思考要怎么和马思远问好.千玺看宇文一脸憋笑的表情很自觉的出去帮忙拿东西.
“天宇文你还想不想好了你,我看是太久没有和你谈谈人生了居然敢如此嚣张,你看看人家千玺信不信哥哥我不带你玩了啊?千玺麻烦你了”马思远一边和千玺道谢,一边在走过宇文身边的时候非常傲娇的撞了宇文一下。
把烫手的纸碗摆在桌上,马思远这才看见最后到的室友。新室友坐在床上低着有也不主动打招呼一定是在害羞,温柔的马班长决定发扬一下室友爱和新同学认识认识。
“新同学你好,我叫马思远。我买了些吃的要和我们一起吃吗?你怎么这么晚才到啊?”
Karry听到马思远在和自己说话,放弃了内心思考的论如何哄好马思远这一个纠结的问题,抬起头看着很久不见得人。
马思远的样子和原来差不多,皮肤依旧白的不像话,眼睛又黑又亮讲话的时候总是弯弯的带着笑,唯一的变化大概只有长高了一些,也带上了少年英气的样子。但是总的来说,依旧是那种随便看你两眼就跟放大招似得好看到不行的样子。
Karry喜欢马思远,应该是很喜欢马思远。他当时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和小学弟的感情,在看不到的地方肆意成了什么模样,如果当时他离开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对马思远抱着一种怎样的感情,他一定打死都不要回美国的。回到美国之后Karry才慢慢发现他是喜欢马思远的,他闭了眼就能描绘出马思远微笑的嘴角,就连一些青春期荷尔蒙作祟的梦境也少不了马思远单着柔光的影子。因为他选择了最糟糕的告别方式所以也不敢和他们联系,只能自己默默的看着马思远周围的人发的关于他的消息。Karry回到这座城市的时候想过也许自己和马思远能够在街角相遇,谁知道他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谁知道转专业的时候留了一级,分宿舍的时候就刚刚好分到了一起,人生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不对干得漂亮。

十题】2.电话,视频

成年设定

H  略丧病  点击请慎重

论正确的异地恋方式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926371


看完记得回来宠勤劳的我

十题】1.牛奶

成年设定 

多喝牛奶才能长高哟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926293


看完记得回来宠我


把原来写的东西都删了
都不知道写的都是个啥_(:з」∠) _完全没眼看
之前的坑该填还是会填的
至于删掉的凯源大概也会改一改再放出来吧

【填词翻唱】《小少年》- 凯源治愈系

吃土豆不发胖:




海报一弹 by 豆哥


请谅解豆哥这种不羁狂放的字体_(:з」∠)_



海报二弹 by  @梓童 




听歌请戳:


http://5sing.kugou.com/fc/13732777.html




这首歌是豆哥第一首收到的凯源填词,好久以前就撸好交给后期了,唱法头音用得比较多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有几个地方可能音轨有点问题,后期之后就有些断裂,希望大家不嫌弃。

豆哥最近也在训练唱歌,增强胸腔共鸣和气息什么的,希望能给大家带来更好的翻唱。

岁月静好,竹马成双。
献给在山城一起长大的两个小少年和喜欢他们的各位。




《小少年》

原曲:《secret baseー君がくれたものー(10 years after Ver.)》
原唱:野愛衣 、 戸松遥 、 早見沙織;
填词:  @梓童  & 豆哥
后期:dB


江水边 阑珊间 暮然回首 弹吉他的少年

拨着琴弦唱到 啊王同学

在怀念 小时候的他很好骗

低头懊恼的样子 很腼腆

重叠的小街 交织成一线



一盒八喜把疲惫变得很甜

聚光灯打向舞台那一瞬他在他身边

缠绕耳畔气息温暖如他为他曾写的稚嫩信件

晴天阴天雨天彼此不曾缺席

并肩走过的竹马岁月繁花似锦

不明的心绪在心底肆意的生长蔓延



啊 多希望能有铠甲 能够牢牢守护心中的小小心愿

啊 想遮住彼此双眼 不去看时光变迁

紧张的闭眼 抽命运的签 一样的姓氏被印在彼此心尖

风在发间 我的少年 背后是蓝天

说好的那一天一定一起登上最高顶点

他们的歌 唱到 城的那一边

牵着手 看雪一片一片一片

把冬天变成春天 来纪念



电话里 他唱着歌伴他入眠少年呼吸浅浅

镜头下悄靠近 眼神秘而不宣

人潮中 两人什么都听不见

用慢动作剪辑成的胶卷

心跳太明显 无需多言 



啊 多希望能有铠甲 能够牢牢守护心中的小小心愿

啊 想捂住彼此耳朵 不去想世事无解

城市那么大 声音那么远 重要的话有回音说了千千遍

他愿和他牵手旅行到地球另一边

把足迹印在曾经说想要去的乐园

旋转木马踏着星系直到世外桃源

等摩天轮摸到天空的瞬间

轻吻他的脸并许下永远

未来的那天 期待中的起点 



花一样少年 请你们肩并肩 伴着微风入眠

故事不会完结 记忆不能改写 生命的主旋律由你们来谱编

勾勾指尖 他的笑 填满灵魂的空闲

爱不能明言 回忆起来酸涩也带甜



江水边 阑珊间 静静看着 他歌唱的少年

他闭着眼 像天使 误入了凡间

眼中星辰璀璨流转缱绻

嘴角糖果的味道引人留恋

看音符 随着歌漂流入那少年的心间

相信一天 坐在同一个校园

一起看阳光洒在旧的石阶

望青苔在阶梯上栖息繁衍



江水边 阑珊间 他的微笑 美好无法收敛

他的眼底星光 是他的笑颜

他的琴谱满了晦涩的语言 他轻轻哼着歌做主和弦

镜头前 他的啰嗦关怀温暖从来无需遮掩

他说未来的路 与他一起走遍

太多话 穿插记忆字里行间 温热的耳语在说 爱的誓言

青涩的少年 陪伴了几年

成长的少年 不变的爱恋